歡迎您訪問西安商網   客服QQ:564339445 客服QQ:846865025 返回主頁 | 設為首頁 | 加入收藏
全國免費客服熱線:400-6622-571
    當前位置:首頁 > 法治陜西 > 正文

西安現非法經營網約房 打擦邊球黑旅館需警惕

日期:2019-11-04 10:20:51     西安商網   編輯:張玲玲
導讀: 近日,西安公安航天分局神舟路派出所的民警在轄區巡查中,發現有人通過網絡平臺違法提供網約房服務。
  近日,西安公安航天分局神舟路派出所的民警在轄區巡查中,發現有人通過網絡平臺違法提供網約房服務。經營者將這些房子進行裝修整合以后,掛在一些網絡平臺上進行預訂及入住,非法獲利。民警提醒,廣大消費者在選擇旅店時一定要仔細甄別,選擇正規的經營場所。而如果有人想從事網約房經營,必須辦理相關手續,合法合規經營。

  記者在采訪中得知,2018年我國共享住宿市場交易額為165億元,主要共享住宿平臺房源量約350萬個,覆蓋國內近500座城市。然而,國內旅館數量不足100萬家,以50%的入住率計算,每年有超過10億人次的流動人口入住監管缺失、衛生消防隱患重重的“問題網約房”,給治安管理帶來了巨大隱患。

  非法經營“網約房”遭處罰

  網約車、網約課……在共享經濟時代,形形色色的共享經營模式層出不窮。近年來,城市“網約房”作為互聯網“分享經濟”的一種新模式,在全國大小城市悄然興起,受到了不少年輕消費者的追捧,然而,在“野蠻生長”的背后,“網約房”的治安、消防問題和隱患不斷暴露,亟待加強監管。

  近日,西安市公安局航天分局神舟路派出所的民警在轄區巡查中發現,有人通過網絡平臺,違法提供“網約房”服務。經查,自2018年5月左右起,李某在山水領秀小區經營“西安祥云家庭公寓”,共5間房,通過網絡平臺招攬租客,累計違法獲利共計3萬余元,自2019年7月起,徐某在紫禁長安小區經營“雁兒歸民宿”,共3間房,同樣通過網絡平臺招攬租客,累計違法獲利共計1萬余元。

  10月27日,記者登錄某短租平臺搜索“西安祥云家庭公寓”“雁兒歸民宿”關鍵詞發現,雖然還能看到房屋照片、介紹等信息,但頁面顯示“房型已訂完,建議您更改入住時間或選擇其他酒店”,顯然已經無法預訂。“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》對違法經營者進行了罰款500元的治安處罰,并對非法經營的“網約房”進行了取締。”警方提醒,此類網約房不需要登記房東和租客信息,極易成為從事黃賭毒等違法犯罪行為和網上逃犯藏匿的場所,另外“網約房”缺少必要消防器材、逃生通道,一旦發生火災,后果不堪設想。消費者在選擇旅店的時候一定要仔細甄別,選擇正規的經營場所。如果想從事網約房的經營,必須要辦理相關的手續,合法合規經營。

  “網約房”喜憂參半

  “在線上付完錢,不需要和房東確認就可以直接入住了,這幾天我都住在這兒,主要離醫院近,很方便。”10月19日,張新軍從甘肅省平涼市帶著父親到西安看病,一連幾天都因沒有床位而無法住院,無奈之下,他通過網絡平臺訂到了西安市金花路附近的一個短租房,每天按時到醫院給父親做治療。“房東提供餐具和調料,在里面可以煮飯,還配有洗衣機,能洗衣服。”張新軍說。

 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,對大多數房客而言,“網約房”不僅實惠,還能獲得個性化的服務。“今年國慶假期,我帶孩子去重慶旅游,在網上預訂了一套北歐風格的家庭套房,房間就在嘉陵江邊的一個居民小區內,很安靜,有種小家的感覺。”西安市民孔安寧告訴記者,自己以前到外地旅游,基本都是住“網約房”,既方便又實惠。

  “我也遇到過衛生差、有安全隱患的房子,也和房東為退房發生過爭執,但大多數‘網約房’條件不錯,住著也很舒心。”孔安寧說,自己以后出行還會選擇“網約房”。

  “網約房”給人們帶來便捷、舒適的同時,也帶來了各種問題。在連日來的調查中記者了解到,大部分“網約房”都在居民小區內,對小區管理造成了一定的壓力和安全隱患。

  在人民網陜西頻道“領導留言板”平臺上記者看到,去年8月有市民反映小區內的短租房嚴重擾民,有治安隱患。“我們的小區內已經有上百套房屋被改造從事日租房、短租房、小型酒店。他們通過網絡發布信息接待旅客住宿,致使小區人員流動性大、治安管理混亂,影響業主財產和人身安全,噪聲污染破壞小區住戶正常居住環境。”西安印象城小區業主通過留言板反映,入住旅客的作息時間和居民不同,經常在房間里吵鬧,喝酒打牌,喧鬧到凌晨三四點都不停止。

  此后,警方對該小區進行排查,發現共有民宿20余家,均辦有工商營業執照,辦理備案手續和安裝警易通實名上傳系統的有8家,未安裝實名制系統不能如實登記旅客信息的民宿有兩家,警方已作出相應處罰,行政拘留1人,罰款1人。

  打擦邊球的“灰色地帶”

  “事實上,居民小區內的日租房大多數都是‘黑旅館’,而不是民宿,它的確是一個經營行為,和租賃是不同的。”大成律師事務所律師陳婉粲表示,從法律規范和執法的角度來講,還是應該把酒店、民宿區分開來,不過從目前都市民宿的亂象來看,有些人現在想鉆這個空子,在酒店和共享經濟中間打一個擦邊球。

  記者查詢多家在線短租平臺發現,目前在線短租市場上提供的房源多為民居,包括自有住宅、外來資本租賃當地房屋再轉租等形式。多數平臺準入門檻低,平臺管理松散,只要提供身份證或營業執照,加上房產證或租賃合同,以及一些清晰的房間圖片,便可在平臺上出租。

  同時,“網約房”監管涉及公安、消防、工商、衛生、商務、旅游等多個部門,目前“網約房”的審批、日常監管都缺乏明確的職能部門,也無管理標準,處于灰色經營地帶。“我的房子是2室1廳2衛1廚,干凈整潔,有2張雙人大 床,可供4人居住。房屋采光非常好,明媚的陽光照射進來非常溫暖,讓您沐浴陽光,靜靜地享受著自然日光給您帶來的安逸和溫暖。下單即可入住,無需房東確認。”在某在線短租平臺上,一家名為“春心”的注冊用戶出租位于西安北郊的房子時,特別注明“因政策限制,如有人問起,均告知為房東的親戚或朋友,不提及短租或民宿平臺等,避免帶來不必要的麻煩”。

  “在線訂房時要登記身份證號,但入住時大部分房東都不會進行身份驗證,部分房東會把身份證拍照,比較謹慎的房東會要求簽一份類似于房屋出租的協議,以規避法律風險。”西安一家知名房產中介的負責人告訴記者,從目前實際經營方式看,“網約房”大致分兩種模式:一是線上掛牌提供房源,線下看房進行交易,這是絕大多數房屋中介普遍采取的經營方式,由于線下交易還是傳統租房流程,對其線下工作進行安全監管尚在可控范圍;另一種是線上提供房源,租客通過平臺直接在線選房、電子支付、密碼解鎖、拎包入住,整個租房過程全部網上實現,房東和房客不直接面對面接觸,此類“網約房”是管理的難點,存在諸多風險隱患。

  加大整治力度 促進健康發展

  在“網約房”市場需求旺盛的繁榮景象下,一個尷尬的現實是,“網約房”處于“無主管”“無標準”的狀態,缺少嚴格的規章制度和管理條例,容易出現臨時漲價、惡意收費、房源品質良莠不齊、用戶線上線下體驗相差較大,以及安全隱患等問題。

  看到“網約房”市場迅速增長的態勢,有專家擔心,網約房房源數量約350萬套,而國內旅館數量不過100萬家,以50%的入住率計算,每年超過10億人次的流動人口入住“網約房”,給治安管理帶來了巨大隱患。

  事實上,這一問題已經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,不少地方已經開始對違法經營的“網約房”進行整治。不久前,福州市鼓樓區警方取締了違法經營日租房、“網約房”30多家,處罰違法人員近50人;合肥市警方出動200余名警力對瑤海萬達公寓樓各樓層、“網約房”、周邊復雜場所進行地毯式專項清查整治行動,共清查各類“網約房”506間,刑事拘留1人,治安拘留29人,對2家未實名上傳旅客信息的賓館進行行政處罰。

  “按照旅館的標準,除了要辦理營業執照,還要有消防許可證、特種行業許可證、衛生許可證等相關證件,目前大部分‘網約房’無法達到標準,有可能被處罰。”在西安,不少“網約房”業者開始擔心自己也會被處罰。

  記者梳理相關信息發現,一些在線短租平臺在安全方面也正在采取一些措施。去年5月,小豬短租、愛彼迎等網絡平臺聯合國家信息中心分享經濟研究中心,成立了國內共享住宿領域首個行業交流與研究平臺;部分在線短租平臺引入智能門鎖,以保證在安全認證下完成“智慧入住”;一些平臺除了對現有智能門鎖實施安全認證技術升級,還部署了新一代智能門鎖產品,增添了身份證NFC開鎖功能。

  “‘網約房’雖然問題不少,但作為新的經濟業態,滿足了不少消費者個性化、定制化的需求,讓消費者享受到不同的服務體驗,同時通過互聯網對房屋資源進行了有效配置,值得鼓勵。”不少業內專家和業者表示,有關部門應該盡快出臺政策措施,進一步規范并促進“網約房”健康發展。來源:三秦都市報


 


關于我們 | 招聘啟事 | 人員名錄 | 免責條款 | 廣告服務 | 投稿通道 |  聯系我們

聲明:轉載本網站原創內容請注明出處,本網不承擔任何由內容提供者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© 2015-2016 西安商網. All Rights Reserved 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號:陜ICP備15013818號-1  公安機關備案號61011302000223
郵編:710065, 電話:029~63685118, 地址:中國·西安市雁塔區
廣告運營:西安商情廣告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:愷翼網絡 網站法律顧問:陜西辰瑋律師事務所 周曉峰 律師

山西今日十一选五走势